林心如 归零后再起飞

以「还珠格格」的紫薇一角走红的林心如,在踏入演艺圈第九年后,决定放自己一个长假,前往纽约游学。在异乡生活那三个月,她努力学习英文,并学着一个人生活,充电之后,她重新在演艺工作中冲刺,更上层楼,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和製作人。

2004年,11月,冬日的纽约。

贝果(Bagel)专卖店,一个忙碌的早晨。

店里人进人出,店员忙着招呼、出餐,脸上偶尔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情。

角落,静静地站着一名东方女孩,脂粉未施,抬头看着墙壁上的菜单,菜色种类繁多,光是贝果就十几种,起司也有十几种,加上各式各样的搭配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大部分的单字,女孩都看不太懂,又不好意思拿电子字典出来查,就让别的客人先点餐,自己站在旁边,研究个半天,终于鼓起勇气,走到柜台,点了一个她比较有信心的「Tuna Sandwich」。

看似再简单不过的小事,却花了将近十五分钟,这可是她生平第一次,独自用英文点餐呢。

这位东方女孩,就是1998年在「还珠格格」中,以「紫薇」一角走红的林心如。

**星探挖掘,走上演艺路

十六年后,到了2014年,台湾最夯、讨论度最高的戏剧节目,非「十六个夏天」莫属。

这齣「概念剧」不走偶像剧「高富帅爱上平凡女」的桥段,写实而细腻地描述一段横跨十六年的恋情。林心如饰演剧中女主角「唐家妮」,从青春无敌的二十二岁,演到哀愁中年的三十八岁,展露了洗练的演技。

林心如也是「十六个夏天」的製作人。近年来在中国大陆发展的她,成立了个人工作室,靠着自製、自演的「倾世皇妃」打响名声,成为金牌製作人。此时,她选择回台湾製作「十六个夏天」,以打造剧剧精品的心情,希望能再次证明台湾做为「戏剧王国」的实力。

从女演员晋身为两岸炙手可热的製作人,林心如被誉为演艺圈的玉女传奇。来自小康家庭的她,因为星探发掘,成为广告模特儿。二十岁那年,林心如签约琼瑶的公司,正式踏上了演艺之路。1998年,靠着「还珠格格」,成为当红的偶像明星,从拍电视剧、拍电影,到出唱片,各种工作邀约应接不暇。

**追梦,从台湾到纽约

2004年,是林心如正式进入演艺圈的第九年,她突然想要休息一下,到纽约游学。

她不否认,当时的自己,工作就是生活的全部。「开始拍戏后,每天就是不停地工作,从这座城市,拍到下一座城市;从这个夏天,拍到另一个冬天,也曾经有过两个星期,每天都在坐飞机,早上张开眼,都得先想想:我今天在哪里?」

长期的工作,让林心如有种被淘空的感觉,她想要缓一缓脚步,让自己归零,再多吸收一点新的东西,找到重新出发的力量。另外,林心如也坦言:「我的英文真的得再加把劲了,每次用英文交谈,总觉得辞穷。」加强英文,也是她想要出国游学的动机之一。

林心如透露,之前她和苏有朋合作《魔术奇缘》时,就常常在一起聊天,彼此的共识就是,工作多年后,是该出去走走,看看不一样的世界。当时美国影集《慾望城市》(Sex and the City)正在热播,每当她和苏有朋工作太累了,就会想像自己在纽约的中央公园跑步,疲惫感顿时一扫而空。

因此,林心如的游学地点,就是选择纽约,「它是一个民族的大熔炉,又是流行艺术的重镇,还有百老汇,那是我一直想要去看、去学习的地方!」

她跟经纪公司请假三个月,展开了纽约游学之旅。

不过,决定出国后,恰巧有另一部戏想找林心如演出,而且是她非常喜欢的合作对象,但她还是不改出国的决心,只能忍痛推掉那部戏,「毕竟,出国唸书,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。」

**重返校园,把握每个学习的机会

林心如在纽约的学习,包括了英文和表演。

她就读的是语言学校Embassy CES,除了上午的文法课、下午的会话课,每个星期还有两堂一对一的私人课程。另外,考虑到自己的工作,她还特别到纽约电影学院(New York Film Academy)学表演。

文法课的Karen老师,同时也负责林心如的一对一课程,外型圆圆胖胖,十分风趣。林心如还记得,Karen老师为了让学生了解正确的发音,经常伸出舌头示範,模样相当可爱。

至于班上同学的组合,则宛如小型联合国,分别来自台湾、日本、韩国、德国、义大利、法国、以色列,各有各的口音,偏偏Karen又特别喜欢安排分组讨论,各种腔调的英文经常让她听得一头雾水。

重返校园生活,林心如非常珍惜每一个学习的机会。

像文法课的内容,学生时代都学过,但是记忆已经非常模糊,加上老师是用英文教英文文法,上起课来更是吃力,所以她回家后一定複习,不懂就查字典,渐渐感受到自己在英文上的进步。

「那段日子,我是真的想把英文学好,所以週一到週五晚上,都在家好好用功,只有週末才会出去逛逛,」林心如回忆。

**有进步,但还不够

林心如在纽约待的第二个月,英文程度比较有进步了,才有勇气去上表演课。她透露,本来跟一家剧团式的学校谈过,但是发现英文程度无法应付教学的要求,后来辗转找到纽约艺术学院,原本是上团体课和一对一的课程,但是团体课上起来有点吃力,后来就专心上一对一的课程。

「一开始觉得很沮丧,因为老师讲的,我都听不懂,也不知道如何表达,不过,经过一、两堂课后,我就愈来愈有兴趣,因为老师不只是说,也让我真正去表演,然后再纠正我没有意识到的缺点,」林心如说。

比方说,第一堂课,两个小时,都在学习用丹田发音,反覆练习。刚开始,林心如还觉得有点烦,后来发现,这样的练习,其实还满实用的。以前她演到跟人吵架的戏,很容易头昏,觉得整个气都跑到脑子去了,很可能就是发音位置的问题。

后来的表演课,一开始暖身,还是练习发音,虽然有点无聊,她却并不讨厌,反倒觉得挺受用的。经历过这一遭,找出问题可能的源头,演起戏来也能更加专注、传神。

**独居纽约,学习一个人生活

课堂上的学习,让林心如重新充电,不过更多的收穫,则是来自课堂外的生活。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这趟游学之旅最棒的部分,「我想就是,living alone(一个人生活),」她说。

林心如不讳言,投入演艺工作的后遗症,就是变成「生活白癡」,在公司有助理打点一切,在家则有妈妈照顾,「有些事,不是不会做,而是懒得去做,久而久之,就会忘记怎幺做了。」

但是,到纽约之后,没有助理,也没有妈妈,一切都得靠自己。像她第一次用宿舍里的微波炉,因为之前没用过,加上操作说明是英文,她整整研究了半个钟头,怎幺都调不出要微波的时间,后来虽然误打误撞被她弄对一次,但是她就再也没用过了。

洗衣服也是考验。自己从来没洗过衣服的林心如,本来想交给洗衣店包办,发现洗衣费贵得惊人,只好自己动手,结果到了洗衣间,又被英文按键难倒,只好请别人实际示範一遍,才总算大功告成。

另外,像是换灯泡、洗碗、倒垃圾、擦地、煮饭,都是「living alone」要面对的琐事,三个月下来,林心如觉得,英文的进步还在其次,生活上倒是成长不少。

只身生活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,人生地不熟,寂寞难免如影随形,林心如经常思念家人、朋友、工作伙伴,也因为多出了很多独处的时间,她也有机会省思、沉澱,找回最原始的自己。

当然,不论是走访知名的现代艺术美术馆(The Museum of Modern Art)、在哈林区聆听穿透灵魂的爵士乐,到百老汇观看「Blueman」,人文荟萃的纽约,也带给了林心如许多丰富的体验,而她二十九岁的生日,也在语言学校老师和同学準备的蛋糕和香槟中度过。

**找到重新出发的力量

十年后,重新再温习纽约游学那三个月,林心如说:「那是我人生中,很开心、很自在的一段时光。」

她透露,当初从提出游学到成行,不到三週的时间,从找学校到办学生签证,都是靠「美加」一手包办各项手续,总经理丛蓓明甚至亲自陪她到纽约,两个人一路彼此照顾,培养出好交情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「到了纽约之后,发现原本找到的住处,离语言学校太远,她又帮我另外找了比较便利的住处,甚至在风雨中,陪着我搬家,」林心如回忆,点点滴滴,至今犹记心头。

结束纽约之旅,她就像蓄饱电力的电池,再度投入演艺事业,陆续交出了亮丽的成绩单。在演戏之外,她也代言,参加时尚活动或珠宝展,在一些国际场合中,都需要说英文,当年的短期进修,多少还是发挥了效果。

归零后,找到重新出发的力量,是林心如纽约之旅的最大收穫。如今,身兼演员、製作人两种身份的她,想要再放自己三个月的长假,似乎是个奢望。不过,不喜欢人生一成不变的她,在未来的某个时刻,或许又会出现在异乡的某个角落,继续探索真正的自己。

本文出自《全世界都是我的梦工场:美加与台湾的留学故事》天下文化出版

林心如  归零后再起飞

【想看更多到博客来】

衍伸阅读:

林心如:感谢那些美好与伤害 都将让我变得更加坚强

林心如自己一个人也坚持要香香的

「姊妹淘专访」林心如:人生很多事情比爱情重要

林心如青春冻龄的秘密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