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父亲来公司找儿子,儿子却处处嫌弃,老闆出来却含泪敬礼!

老父亲来公司找儿子,儿子却处处嫌弃,老闆出来却含泪敬礼!

故事:老父亲来公司找儿子,儿子却处处嫌弃,老闆出来却含泪敬礼,傻了

李民中今年快要六十岁了,是个已经退伍快三十年的老兵了,而退伍的时候,也是因为执行任务伤了一条腿,以致于到后来不得不脱下军装,当时转业上面也给他安排了,但是后来由于生活不得不奔波,换了工作,现在已经是一个下岗待在家的人了。

李民中有个儿子,在城里的一家公司上班,由于小时候李民中没有太照顾过他,所以现在他的儿子对李民中也很冷淡,父子关係在他们的家庭里一直是紧张的事情,而现在,李民中的妻子更是因为癌症去世了,父子两个的关係更僵了。

儿子对于李民中冷淡的原因不仅是小时候,也是因为他从内心里有些看不起父亲,从他懂事以来,就只知道父亲有着一条走着一瘸一瘸的腿,只知道父亲只能干着那些拿不了多少钱却又很重的活,看不起别的同学的父亲都能开汽车接,而自己只能骑自行车回家,他感觉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很卑微的人。

之前,李民中没了工作,就回了老家,但是在老家待着李民中也感觉閑得慌,其实他心里是想能够跟儿子好好相处的,所以他也希望能够再在城里找份工作,他又去城里,最后也只能是找到了一份环卫工的工作,虽然有时候很辛苦,但是他乾的很高兴。

老父亲来公司找儿子,儿子却处处嫌弃,老闆出来却含泪敬礼!

有一天,李民中很早就起来开始干活了,开始去大街上打扫垃圾,虽然退伍了几十年,但是早起的习惯他一直没有丢。

等到差不多干完活的时候,离上班族们该去上早班的时间都还有一会儿呢,他準备去另一片找吴老头聊聊天,蹬着三轮车到吴老头这,也差不多到了大家开始上早班的时间,路上已经是车来车往的了。

「老吴,还没干完呢,我这可是干完来找你聊天了。」

「呦,老李啊,你又是起那幺早,你比我这腿脚利索的人干活都快啊,对了,你一会儿回去可是小心啊,那边路上我儿子刚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,说是公交车出车祸了,害怕我看到新闻担心,就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他没事。」

「你儿子真好啊,等下,老吴,你刚刚说那条路?」

「对啊,就是那儿,怎幺了?」

老李没有说话,骑着车就走了,一路上没有歇着,最后来到了他儿子的公司。

这时候正是来上班的时间,他赶紧去保安那里问了一下他儿子有没有来,正好,他儿子保安还认识,不过保安看向他却是一种异样的眼神,不过还是说了还没来。

老李就在公司门口等,因为他是刚乾完活,还穿着一身环卫工的衣服,就站在公司的门口,所以来往的人还是有很多都朝他身上投来了目光,但显然都有一种鄙夷的意思。

老父亲来公司找儿子,儿子却处处嫌弃,老闆出来却含泪敬礼!

一会儿,老李笑了,他看到了儿子,他知道儿子没事了,儿子看到他却是突然一愣,却又赶紧走了上去,本来想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,老李却叫住了他,老李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给儿子丢人了。

「阿辉,你来了,我估计你还没吃早饭,我这车上还有一份早餐,我给你拿来。」老李去车上拿了早餐。

阿辉顿了一下,走到老李跟前,拉起老李走到了一边:「你来干什幺?」

「我刚听人说你做车来的那条路出了事情,我担心你有事,就过来看看,看到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」

「现在你看到我没事了,你可以赶快走了吧,你在这让别人看到我很丢人啊!」

说完阿辉还看一下四周,还看到很多同事朝他这边看过来,阿辉看着面前父亲身上的衣服,还有那条腿,以及有些黑亮的手,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嘲笑的对象了。

「好,好,我马上走,对不起啊,阿辉,我走,这早餐给你,你吃了吧。」

「我不吃啊,你赶紧走啊!」

「你吃了吧,我买了两份,我吃过了,扔了就浪费了。」说着老李就递了上去。

我说我不吃啊。阿辉就一推,结果早餐就被撒到了地上,阿辉一开始还有点内疚,却是说着:「我,我说了我不吃的。你赶紧走吧。」

「好,我走。」这个时候老李的眼角是有点模糊的。

老父亲来公司找儿子,儿子却处处嫌弃,老闆出来却含泪敬礼!

刚走出去一步,却是脚下一滑,另一条腿又使不上力那,一个踉跄,就摔在了地上。

阿辉本想上去扶,但是看到周围的眼神,还是没有上去,正準备走,却是一个人来到扶起了老李。

「董,董事长好。」阿辉獃獃地看着面前扶起老李的男人,看上去比老李小了几岁。

董事长却显得很激动,扶起老李之后,却是突然对着老李敬礼:「老班长好。」

这一下子吓到了老李,老李仔细一看,才发现这正是自己带过的兵啊:「乐啊,是你啊,是你,三十年了,三十年了,没想到你还记得我。」

董事长抓住了老李的手:「老班长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,我也不敢忘记您,要不是你,哪还有我的现在,您的这条腿是我欠你的。」

「别说了,乐,什幺也别说了。」

「三十年了,老班长,我找过你,可是你换了地方,我没找到,老班长,走,今天我的工作全部推掉,咱兄弟俩一定要好好说说话。」

「哎!」老李看了一眼儿子,跟着乐走了。而阿辉在旁边却是傻了脸。

后来乐找到了阿辉:「阿辉啊,原来你是老班长的儿子,该叫我叔的,我不想说别的,我只想说他是你爸爸,你爸爸他是一个英雄……」

这次谈话之后,阿辉才发现自己是有多幺不了解父亲,两个人的关係一点一点地也好了起来。

via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