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父住牛棚,儿子住别墅,老人去世时来了一个人,儿子生意彻底破

老父住牛棚,儿子住别墅,老人去世时来了一个人,儿子生意彻底破

记得小的时候,刘家辉家是我们村最穷的一户人家。他幼年丧母,父亲刘大怕儿子受委屈,没有再娶,独自一人刘家辉拉扯大。刘大老实木吶,只知道种地养活自己和儿子,他希望刘家辉多读书,好光宗耀祖。可是刘家辉却偏偏不爱读书,勉强混了个初中文凭,就开始和村里的男人们南下出去闯蕩了。整整十年,他几乎没有回过家。

十年后,刘家辉不仅开着豪车,带着大把的金钱和一个名叫寒烟的妖艳女人回来了。他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把家里的老房子翻盖成豪华别墅,里外装修地富丽堂皇,成了我们那一带最富有的人。别墅建好后,他在村里开了一家服装厂,我们村地处偏僻山区,工人工资低,可是还有许多人争先恐后到服装厂上班,因为好歹能赚几个活钱在手上,刘家辉其实赚的就是工人低工资的血汗钱。

村里人吹捧他的时候,刘家辉总是会说:「你们看我现在混得好,想当年我出去吃的那些苦……哎,要是上一辈有本事,下一代哪会吃那幺多苦。」言谈中透露出对自己的家庭出生很不满意。

刘大已经老了,刘家辉把别墅造好后,却让刘大住在楼下的偏屋里。寒烟嫌他脏,不愿意和他在一个桌子上吃饭,让刘大自己做饭吃,日子就这样凑合着过了五年。五年时间里,刘家辉攀附到一个姓金的大老闆,专门做外贸产品,生意越做越大。

这天早上,刘大起床时,感觉头晕目眩,一头栽倒在地,惊动了正在吃早饭的刘家辉。刘家辉看到父亲意识已经昏迷了,于是开车把父亲送进医院抢救,这是刘大第一次坐儿子的豪车。经过医生的抢救,刘大的命保住了,医生诊断说刘大患上了脑梗死,半个身子都偏瘫了,不能行走。半个月后,刘大出院了,还是住在偏屋里。可是他因为行动不便,无人照料,时间一久,屋内难免会有难闻的气味。

老父住牛棚,儿子住别墅,老人去世时来了一个人,儿子生意彻底破

刘家辉的老婆寒烟成天在他耳边挑唆,说刘大不爱卫生,脏污,故意搞得家里异味难闻。刘家辉本来对出生在贫寒家庭就抱有怨言,时间一久,他听从了老婆的坏主意,把刘大送到多年废弃不用的牛棚里住。刘大每天的吃喝拉睡都在牛棚里,寒烟每天都是捂着鼻子进去给他送一次饭食和水。在刘大的床头,还放着几大包快餐面。如果寒烟忙着打麻将,刘大只能依赖快餐面充饑。因照料不周,刘大身上长满了褥疮,疼痛难忍,整个牛棚都被臭味包裹着,刘大在这里一住就是二年多。

这一天,刘家辉开豪车去接金老闆。他走时叮嘱老婆多弄一些好酒好菜,千万不能得罪了财神爷。刘家辉刚走,寒烟就忙活开了,一桌饭很快就整好了。就在这时,同村村民安平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:「老闆娘,我刚从你家老爷子牛……屋,屋子过,听到里面「轰」地一声响,我进去一看,老爷子摔在地上,好像快不行了。你快去看看吧!」

寒烟一听,眉头紧皱着跟在安平身后进了牛棚,安平用手试了试刘大的鼻息,发现刘大已经没气了。寒烟见了,对安平说道:「麻烦你在村里找几个人来,把老爷子抬到别墅里去,丧事总不能在这办。」安平听后,赶紧上村里找人去了。不一会儿,就喊齐了八个抬棺人,浩浩蕩蕩地往牛棚走去。就在这时,刘家辉接来了金老闆,两辆豪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。刘家辉下了车,满脸堆笑的打开了另外一辆车门,大腹便便的金老闆从里面走出来。此时,因牛棚太臭了,八个抬棺人不停地乾呕着,用门板抬着刘大的尸体出了牛棚。

刘家辉见了,忙问怎幺回事。安平告诉他说:「你爹去世了,大家帮忙把他抬到别墅去。」金老闆听后,脸色非常难看。刘家辉瞟了一眼金老闆,突然哭地稀里哗啦,泪流满面。金老闆一言不发,跨进了牛棚,被一阵恶臭熏得倒退了几步。金老闆黑着脸说道:「你父亲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?你不觉得羞愧幺?你难道缺你父亲住的一间房,一个佣人。动物都知道「反哺」,人更应该孝顺自己的父母。我最厌恶没有孝道的人了,我们的合作取消了,具体事宜我的秘书会来和你谈的。再见!」说完,他转身就上了自己的豪车,绝尘而去。

老父住牛棚,儿子住别墅,老人去世时来了一个人,儿子生意彻底破

刘家辉哭得更厉害了,抢天呼地,他不是哭父亲死了,而是哭父亲死的不是时候。

三天后,是刘大下葬的日子。八个抬棺人抬着棺材朝刘家祖坟走去,晴朗的天空忽然间乌云密布,冷风习习,棺材刚抬出二百米,棺材四个角的麻绳齐刷刷地断开了,像是剪刀剪的,很是吓人。这个场面我亲眼所见,老人说是因为死者死得很不甘心,有未了的心愿。当时,给刘大送葬的人都哗然一片,议论纷纷,让刘家辉对着棺材里的父亲不停地磕头道歉。派人回村讨了绳子后,再起棺时,就顺利把棺材抬到了墓地。

自刘大去世后,金老闆就终止了和刘家辉的合作。刘家辉的厂子慢慢地衰败了,几年后,他由富翁变成了负翁。不得已,他只得关了厂子,又扛着被子和村民们一起南下打工去了。

via

上一篇: 下一篇: